欢迎光临湖北信息港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

破圈创业做“娃衣”件件都是限定款



何凤婷正在二楼车间设计新款“娃衣”。


改娃、换装后的玲娜贝儿玩偶。


何凤婷运用广州戏服制作技艺为玩偶换装。

扫码看视频

步入昔日“戏服一条街”的广州状元坊,百年老店“状元坊戏服厂”仍坚守于此。除了传统戏服的陈列,店里一墙展示柜摆满了迪士尼的各种季节限定玩偶。更为吸睛的是,有些玩偶还穿上了新中式服饰。

当传统非遗戏服“微缩”至顶流玩偶身上,不少年轻人慕名而来,询问老板:“这个怎么卖?”

“不好意思,玩偶是不卖的,我们出售的是玩偶的衣服。”比起“黄牛”炒高价出售玩偶,“状元坊戏服厂”90后掌门人何凤婷从未想过靠它变现,但卖玩偶衣服,却意外成了一条非遗传承的新“花路”。

在守业的基础上,广州戏服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何凤婷打开思路,给顶流玩偶穿上了非遗戏服,用创业为守业注入了全新“多巴胺”。

创业 为朋友制作礼物意外走红 每月可生产20套戏服“娃衣”

“我本来以为把戏服改到娃娃身上会简单一点。结果完了,更难!”为朋友准备结婚礼物,是何凤婷创业的起点。

2021年,因好友在香港备婚,何凤婷突发奇想,充分利用自己戏服制作的手艺,为喜爱迪士尼玩偶的朋友制作一套穿着龙凤褂的达菲与雪莉玫。何凤婷表示,将戏服“微缩”至玩偶身上并非易事,从设计到选材、刺绣、包边等,她将广州戏服制作技艺的十几道工序全部运用,通过不断调试改版,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最终制作完成。

这份精心准备的礼物送出后,何凤婷随手将图片发至社交媒体。没想到,火了!

在一众喜爱迪士尼玩偶的网友疯狂“催更”下,何凤婷开启了非遗“娃衣”创业之路。“我在娃衣这个赛道上可以说是很慢的,可能半年才能设计出一个新款。但是我的客户们都会蹲我上新,我一出新品,他们就会来下单。”何凤婷表示,开创这个新赛道后,收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客户,“很开心,通过娃衣让更多年轻人开始关注广东的非遗项目”。

慢工出细活。一套“娃衣”,若是纯手工制作,成本高、耗时长。即便如此,仍有消费群体为此买单。“唰,钱就直接打过来了。”4800元让玲娜贝儿穿戴上凤冠、10880元定制纯手绣的玩偶戏服,何凤婷介绍,有收藏爱好或是备婚的客户,常不惜成本为自己的手工艺买单。“懂手工的人自然懂,他们有些还说,你这样一套纯手工做的性价比真的很高了。”

要让戏服“走进寻常百姓家”,何凤婷逐渐摸索出戏服“娃衣”小批量生产的工艺流程。她坚持纯手工打版后,推出纯手绣、手推绣、机绣三个版本的“娃衣”供消费者选择,定价分别为万元、千元、百元不等。

“我没想着要靠这个赚钱,所以定价也是折中的。我希望有更多年轻人关注我们这个非遗项目,让更多年轻人了解到广州戏服制作技艺。”何凤婷表示,如今自己“佛系”上新,每个月可以卖出20套左右的玩偶戏服,旺季时甚至可达30至40套,实现月入三至四万元的收益。这位新生代非遗传承人勇闯“娃圈”,也恰好为百年老店“状元坊戏服厂”的店面经营打开一条新路子。

守业 高定“边角料”做“娃衣” 平均60岁的师傅坚守老手艺

设计、画图、印图、刺绣、裁剪、车缝、钉珠……一件传统戏服的制作,需要经过约18道工序。广州戏服制作技艺与粤剧艺术相伴而生,三百多年前,广州状元坊内的手艺人飞针走线,粤剧演员们慕名而来,以拥有一件省城的戏服为荣。

2009年,“广州戏服制作技艺”入选省级第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,该项目唯一省级代表性传承人董惠兰是何凤婷的阿姨。三年后,在见证过行业兴衰的董惠兰的百般劝说下,何凤婷开始入行苦练手艺,日渐成为了百年戏服厂牌的新生代掌门人。

“这个行业现在很明显青黄不接。”何凤婷表示,自己曾招收过徒弟,但坚持一两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“因为他们觉得这个行业好像不怎么挣钱,其实要沉得下心来,用手艺去挣钱,这并非易事。”

行业内的年轻人越来越少,通过“微缩”戏服做“娃衣”让更多年轻人了解、接触这项技艺,何凤婷说:“我既是创业,也在守业。”

不变的是,戏服“娃衣”成品背后,仍有一群老手艺人的兢兢业业、默默坚守。在状元坊戏服厂的二楼车间,裁剪布料的哗哗声、脚踏缝纫机的嗒嗒声在空间里交织四起,一群“平均年龄60岁”的师傅们正在手作。“娃衣也是出自这帮师傅们的手,他们平时是给国家一级演员、明星艺人做高定服饰的。”何凤婷笑言,这些师傅们也是带着对手工艺的执着,像服务VIP客人一样给玩偶制作戏服。

一套传统戏服的布料最少要七至八米,还需要大量金银线、绒线、珠片等配件,其中不免有一些昂贵的材料剩余,何凤婷便充分利用这些高定“边角料”给玩偶做戏服,设计推出一些“卖完就没了”的限定款。“做这个创业最大的成本就是自己,因为要花很多心思去做。”何凤婷说。

圈子 创业后结识更多“娃圈”朋友 一起探索非遗传承新路子

“以前从来没有人这么狂热地追过我上新!”何凤婷在为顶流玩偶做戏服“娃衣”后,结交了一群“娃圈”的朋友。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“入坑”玩偶IP,“娃圈”也形成了特色的圈内文化,并衍生出了业务多样的“了不起的小生意”。

给玩偶“修甜甜初恋脸”、换眼珠、改表情,何凤婷创业后结识了玩偶手作娘祺琪,前者为玩偶做“娃衣”,后者则从事“改娃”。这些由“娃圈”引发的手工制品,吸引了许多消费者为一只“专属自己的、独一无二的玩偶”付费。

因离家近,祺琪也常来何凤婷的戏服厂帮忙。祺琪介绍,自己因喜欢迪士尼玩偶而开始学习如何“改娃”,如今也练就了一番手艺,空闲时间接单“改娃”。“有空时,我一个月会开放20个改娃名额,我觉得市场中比较合理的手工费定价是每只两百至三百元。”祺琪表示,很多像自己一样的“娃圈”手作娘,因兴趣爱好而开创了一项能赚点小钱的副业。

“本来做娃衣就是我的副业,很开心可以因此而认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。”何凤婷说。

作为百年戏服厂牌的新生代掌门人,何凤婷肩负的传承之路任重而道远。“现在有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我们要坚持纯手工,但有很多工艺是机器无法实现的。”她表示,将继续探索非遗传承的新“花路”,“如果我们不去传承的话,到最后这门手艺可能在博物馆也不一定能看到了。”

南都、N视频《创业多巴胺》

统筹:陈蓓蕾 陈成效

执行统筹:陈艺丹

采写:南都记者 陈艺丹 实习生 万含藻

视频/摄影:南都记者 伊凯文 陈艺丹 实习生 孙路桦 江月儿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湖北信息港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阿里云服务器
Copyright 2003-2024 by 湖北信息港 hb.zjxxinw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关注我们: